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熊无忌

日光倾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浪迹天涯环游世界的浪人。德语学习者,临时翻译,梦想成为杰出的翻译。乐活。文字和大德语是我的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们都是风之子  

2012-04-26 21:10:16|  分类: 笔尖心上·文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好像是在风中奔跑着,尽情的跑,风不大也不小,跑得不快也不慢。的确是这样跑着,又似是假想的场景,周围是明亮翠绿的树木,有阳光射入,在花岗石组出花案的石路上。而周围的风光又模糊,只是颜色和风影。果真这样跑过吗,还是无数次这样,我竟说不清,或是梦境,或是心儿飞来过,或是印在照片里的。

曾读徐志摩的《想飞》感慨万千,文中说人类原本是有翅膀的,后来许久不飞退去了。与芳谈起这文章,她想到《天空之城》,说每个女孩都会有拉普达的名字。这,也是有些远的事了。春,是最喜欢的季节,而风是它的标志。早春枝头颤动的点点桃花,风中飘落的杨树“毛虫”,无一不是神奇的杰作。北国的春来得很晚,比较长,在比较中它变得更漫长,成为可以尽情沉醉的,不必担心结束的盛宴,而我,仿佛是被特邀去的。

听着耳畔的风声吧,它讲了多少故事,因而想要淡淡微笑还是偶尔泪垂。风,也捎着我的心情吧,无论是什么内容,将它们一同寄在天地间,自由地飞。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看投在地上云浅浅的影子,悄悄地挪移、变幻,它永远比想象中变得快,也更加神奇,是未曾预知的形式,那么浅,似有还无,不过确实存在。记得我和金说起这,她很惊奇的那句“真的有”。

此刻,你一定找不到我。我在树下,在水边。身后有树沙沙的声响,我写过“与草木无声心语,伴着虫儿永不重复的对唱”,树枝尚是稀疏,虫声还未至,与树声相伴的是不远处两个小男孩是不是的打水漂声。他们技术很好,石子在水面跳跃两下再沉入,“嘟,哒,咚——”然后有咯咯的笑声。喜欢树,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,或许应了那句“霜落熊升树”。它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吧,知道我在想什么,所以会知道,这时,我什么也没想。草木间,物我两忘,再神游回到我和树。

水很清,看得到下面的沙石、去年留下的睡莲的枝茎,还有三两厘米长的小鱼。在湖边,偶尔有未消净的冰碴。也许,我不该说是湖,它从嫩江来又回嫩江去。水面很宽,荡漾。远处,有湖心亭一座,洁白,应该是重新修饰了。

天很蓝,很纯净。上周体育课我成功地躺在操场绿地上,头枕着手,仰天看。就像在28时那样,并不很热,没有跑道的橡胶味打搅。天是倒过来的海,那么,我像是一直打盹的鱼,望得出神。这样看天,会很好地理解古人说的“天圆地方”,看上去天是圆的。平行,该是最好的角度。

仿佛,在倏然劲吹的风中一点点打开岁月的门,站在门边静静张望,一些东西瞬间飞过,也明悟了青春被称作“韶光”的玄机。

当风吹着,是穿越着,还是时间静止了?果然,流年偷换的只是流年。

月初我写“风是春的精灵”,应该修改。我们是风的精灵,不只是春日,是更广阔时时刻刻。我们都是风之子。

风之子,自由地,去寻找。

 

 


 

我们都是风之子 - 小熊 - 小熊的博客
 
(照片与文章于4.21)
 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抽点时间写日记
阅读(420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